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夏圣 > 第287章 苦战二

第287章 苦战二

目录

    一剑过后,柳言出现在老人身后三丈之外,手中赤霄剑,依旧在吞吐剑芒,而隐约可见的是,剑身上有一滴血渍顺着剑身滑落,未曾落地,已然被赤霄剑上的炙热剑气蒸发消散。www.nanyanwx.com

    而老人背对柳言,脸色略显阴沉,在他的左臂上,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剑伤,他的嘴中吐出一丝白色浊气,周身凌乱的罡气,依旧磅礴有力,他低头看了一眼左臂的伤势,眼中有一丝寒光闪过,缓缓低声道:

    “好险啊。这一剑很好!”

    柳言转过身来,脸色并没有任何喜悦之情,哪怕刚才那一剑不管是剑势还是出剑时机,都被他把握到了极限,但最终也依旧不曾达到预想中的效果,老人受伤了不假,但这一剑不曾伤及要害,就不算成功。

    而柳言知道,此剑过后,再想找到如此机会递出这样一剑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的韩飞,同样有些惋惜,柳言的那一剑,并无失误,只是老人的反应太快,对敌经验太足,才会在关键时刻,不惜以左臂的伤势为代价,避开了要害之处,换做是他,即便有御风术,也未必能比老人做的还好。

    这就是没办法的事情了,对方不仅是不灭境强者,还是一个不管修为还是经验都十足的老江湖了,他们二人终究还是差了些火候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刚才被迫施展那一掌后,韩飞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浩然气加速流逝,此刻已经做不到支撑一炷香的时间了,毕竟浩然气不是修行的体内真气,无法做到一气落下,再升一气,且以浩然气施展武道绝学,消耗比自行修炼的体内真气,要多出数倍,这也是为何他先前不管如何,都不愿动用除了浩然剑意以外的任何手段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好在总算是伤到了对方,否则,这一波下来,他们就亏大了!

    强忍住体内翻腾的气血,韩飞重新拔出紫薇剑,他此刻与柳言身处老人一前一后,形成包夹之势,看着脸色有些阴沉的老人,二人虽然没有任何沟通,甚至连眼神交汇都不存在,却既有默契的同时出手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二人不再交替,而是一起出手。

    两道剑气先后而来,直奔老人要害所在,其中韩飞主攻的是对方的腰部,而柳言的目标却是老人的头颅,而如此一来,老人想要挡住二人的出手,势必要左右开弓,同时招架。

    而这也正是他们二人所要的目的,对方左臂受伤,哪怕罡气再盛,也必有破绽可寻,不管是谁,只要能找到破绽,顺势出手,不见得不能继续将他们好不容易打出来的优势进一步扩大。

    老人自是看出了二人的打算,却没有说什么,只是冷哼一声,在剑气来临时,身形一错,避开双方的第一剑,在他们剑势回转之际,如他们所愿,双手齐出,一手探上,一手按下,分别扣住了两柄宝剑的剑身,掌中罡气环绕,与剑气相互抵消,却死死按住两剑,让剑身无法在近前半寸。小说

    挡住韩飞的紫薇剑,用的是左臂,自然机会也就在韩飞这里,他的目光闪烁,没有丝毫犹豫,一身浩然气瞬间涌入紫薇剑中,浩然剑气再度涨大一尺,强行从老人手中向前穿入。

    但没成想,只是略微递进了一寸距离,就被那只手死死按住了,尽管为此,老人手臂上的血渍开始逐渐增多,甚至流淌了半个臂膀,但却依旧没能让韩飞近前一步。

    而后老人右手发力,改抓为拍,一掌拍在柳言的剑身上,将其出剑的方向强行打乱,从他身侧一划而过,再度转过头来时,脚下一点,整个人凌空倒转,左手向下顺势一按,将韩飞的紫薇剑按在地上,右手罡气汹涌,一拳砸出。

    韩飞脸色微变,没想到他左臂伤了,还有如此力量,眼看对方出拳,他下意识准备躲避,但却面临一个问题,紫薇剑被扣住,自己若是想躲,必须舍去紫薇剑,但如此一来,他的自身战力也会大打折扣,毕竟韩飞的浩然气只有与紫薇剑结合,才能发挥出更强的力量,而老人似乎就是看出了这一点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韩飞快速做出了决定,不能放弃,否则这一架根本无法继续打下去了,如此一来,他的选择也只剩下一个,那就是硬扛,在他想通的瞬间,那一拳也到了,眼看着就要生生砸在韩飞身上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一道剑光陡然从侧面而来,在拳势抵达的一瞬间,挡在了韩飞身前,而双方震荡而出的气机波动,也让老人的左手控制松动一瞬,韩飞更是借机抽剑而退。

    出剑挡住的自然是柳言,但为此,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口中再也忍不住呛出一口血来,身形倒掠而回,重新落在了韩飞身旁。

    韩飞低声道: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柳言则是抹去嘴角血迹,淡淡说道: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看来那一剑产生的效果,比我们想的要差,这可就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韩飞却低声道:

    “那也未必。”

    柳言看了他一眼,韩飞轻声道:

    “他的左臂看似没有影响,但我却注意到了,他在挡住我的剑时,左臂的血流的有些奇怪,比正常情况下,要多很多,结合他刚才用那些蛊虫吸取崔明瑞的血肉之事,我可能大概知道他是如何增加修为的了。应该是自身为养蛊之地,以蛊虫和自己的血脉相连,借助蛊虫吸取的血肉之力为根源,强行刺激气血流转,和罗刹门的秘术相似,也是以消耗自身气血为代价的招式,所以,一旦出现伤口,血流速度也远超正常人。”

    柳言沉声道:

    “所以,你打算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韩飞咬牙道:

    “继续强攻左臂,我就不信,现在没人给他供给新的血肉,他这样的流逝速度,能够不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柳言闻言,微微颔首,也认为韩飞说的有道理,但就在二人准备再一次出手时,不远处却传来一声巨响,二人转头看去时,就看到洛幽的身影撞碎了一块岩石后,横飞出去,重重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而在他交手之地,一众扈从的尸傀,已然全部变成了一地碎尸,只剩下雷正和离火二人,露出了狰狞之色,造成洛幽这一击重创的,正是这二人,现在严格来说,是他们这两个尸傀。

    洛幽拼尽全力,杀了所有的扈从尸傀,终究是力竭,率先败下阵来了!一剑过后,柳言出现在老人身后三丈之外,手中赤霄剑,依旧在吞吐剑芒,而隐约可见的是,剑身上有一滴血渍顺着剑身滑落,未曾落地,已然被赤霄剑上的炙热剑气蒸发消散。

    而老人背对柳言,脸色略显阴沉,在他的左臂上,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剑伤,他的嘴中吐出一丝白色浊气,周身凌乱的罡气,依旧磅礴有力,他低头看了一眼左臂的伤势,眼中有一丝寒光闪过,缓缓低声道:

    “好险啊。这一剑很好!”

    柳言转过身来,脸色并没有任何喜悦之情,哪怕刚才那一剑不管是剑势还是出剑时机,都被他把握到了极限,但最终也依旧不曾达到预想中的效果,老人受伤了不假,但这一剑不曾伤及要害,就不算成功。

    而柳言知道,此剑过后,再想找到如此机会递出这样一剑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的韩飞,同样有些惋惜,柳言的那一剑,并无失误,只是老人的反应太快,对敌经验太足,才会在关键时刻,不惜以左臂的伤势为代价,避开了要害之处,换做是他,即便有御风术,也未必能比老人做的还好。

    这就是没办法的事情了,对方不仅是不灭境强者,还是一个不管修为还是经验都十足的老江湖了,他们二人终究还是差了些火候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刚才被迫施展那一掌后,韩飞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浩然气加速流逝,此刻已经做不到支撑一炷香的时间了,毕竟浩然气不是修行的体内真气,无法做到一气落下,再升一气,且以浩然气施展武道绝学,消耗比自行修炼的体内真气,要多出数倍,这也是为何他先前不管如何,都不愿动用除了浩然剑意以外的任何手段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好在总算是伤到了对方,否则,这一波下来,他们就亏大了!

    强忍住体内翻腾的气血,韩飞重新拔出紫薇剑,他此刻与柳言身处老人一前一后,形成包夹之势,看着脸色有些阴沉的老人,二人虽然没有任何沟通,甚至连眼神交汇都不存在,却既有默契的同时出手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二人不再交替,而是一起出手。

    两道剑气先后而来,直奔老人要害所在,其中韩飞主攻的是对方的腰部,而柳言的目标却是老人的头颅,而如此一来,老人想要挡住二人的出手,势必要左右开弓,同时招架。

    而这也正是他们二人所要的目的,对方左臂受伤,哪怕罡气再盛,也必有破绽可寻,不管是谁,只要能找到破绽,顺势出手,不见得不能继续将他们好不容易打出来的优势进一步扩大。

    老人自是看出了二人的打算,却没有说什么,只是冷哼一声,在剑气来临时,身形一错,避开双方的第一剑,在他们剑势回转之际,如他们所愿,双手齐出,一手探上,一手按下,分别扣住了两柄宝剑的剑身,掌中罡气环绕,与剑气相互抵消,却死死按住两剑,让剑身无法在近前半寸。小说

    挡住韩飞的紫薇剑,用的是左臂,自然机会也就在韩飞这里,他的目光闪烁,没有丝毫犹豫,一身浩然气瞬间涌入紫薇剑中,浩然剑气再度涨大一尺,强行从老人手中向前穿入。

    但没成想,只是略微递进了一寸距离,就被那只手死死按住了,尽管为此,老人手臂上的血渍开始逐渐增多,甚至流淌了半个臂膀,但却依旧没能让韩飞近前一步。

    而后老人右手发力,改抓为拍,一掌拍在柳言的剑身上,将其出剑的方向强行打乱,从他身侧一划而过,再度转过头来时,脚下一点,整个人凌空倒转,左手向下顺势一按,将韩飞的紫薇剑按在地上,右手罡气汹涌,一拳砸出。

    韩飞脸色微变,没想到他左臂伤了,还有如此力量,眼看对方出拳,他下意识准备躲避,但却面临一个问题,紫薇剑被扣住,自己若是
目录 书签
影帝:加好友就能获得演技免费阅读 仙子,请矜持免费阅读 灾厄艺术家起点 聚缘书屋 天涯小说 精彩阅读 理想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魂 我在龙族世界加点修行最新章节 我能偷渡洪荒世界免费阅读 念初书屋 我的分身戏剧最新章节 错拿了女主剧本的咸鱼免费阅读 【快穿】病娇老攻太爱我 返回顶部